當前位置:奇書網新筆趣閣>書庫>玄幻奇幻>劍起天下潮> 第七十六章 寧死亦不凡(四)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第七十六章 寧死亦不凡(四)

    這邊大媽使出一式龍手抓心,那邊陳醫生擺出一道猴子偷桃。從二人行云流水般的動作中就能看出這正是兩人撕逼時的看家絕學,百試百靈。奈何人世間最痛苦的事,就是在錯的時間遇上了錯的人。陳醫生胸口一馬平川,胖大媽胯下并沒有桃。兩人招式一空,氣息打亂,身形一歪就向對方撲去。

    二人畢竟久經江湖,皆是個中強手,立馬穩住身姿,調整動作,順利的親了一口。

    大媽一呸:“呔!妖孽!”

    陳醫生手捋長須:“哇呀呀呀呀!老牛鼻子哪里跑!”

    寧不凡一看這個走向貌似要落入俗套了,大概也能猜到后面的情節,無非就是張無忌綁架了外星人變成了蜘蛛俠娶了張飛送段譽西天取經的故事,早看膩了。打了個哈欠無精打采的走了。

    又是充實的一天啊。

    “就算你是dj,你是dj,我也不會愛你媽,我也不會愛你媽……”不凡哼著歌從醫院出來馬上就去了學校,一想到又能和友善可愛的狗曰的王八蛋同學們互相砍來砍去就感到一陣開心。

    不過出乎他意料的是他并沒有受到同學們的熱烈歡迎,甚至連一直和他相愛相殺的秦摩熊對他的歸來都視而不見。

    “老子王者歸來你們居然不迎接我?中午吃錯屎了?”不凡心里想著,必須讓他們知道自己是誰!

    他遠遠地盯著秦摩熊,眼睛里冒著一股殺氣。

    右手握著一只鉛筆,左手從課桌里掏出一把美工刀……

    那鉛筆,是削尖的鉛筆。

    那美工刀,是換了新刀片的美工刀。

    不凡瞇著眼睛,眼神犀利的可怕。

    他遠遠的盯著秦摩熊,就像鎖定獵物正潛伏著的獵豹。

    鋒利的刀片一格一格被頂出來。

    筆尖的鋒芒還在反光。

    只見刀光筆影閃爍,他飛快的畫了一幅自己的肖像畫并裁好放到秦摩熊面前。

    “在下寧不凡!這是我的樣子,你記好了!”

    秦摩熊眼睛都不眨一下,不為所動,直接將寧不凡當做了空氣。

    寧不凡自討沒趣,他不怕別人打他罵他揍他,就怕別人

    不理他,就像一只蒼蠅,不對,蒼蠅還有人閑它煩揮幾下手趕走。此刻寧不凡對秦摩熊來說就像是條草履蟲,放大鏡都顯不了形。

    不凡看出秦摩熊有心事,雖然他完全不懂察言觀色,但是秦摩熊座位上那塊寫著“朕有心事”的牌子他還是認識的,畢竟已經是個高中生了,筆畫不超過二十的字他自認為都認識了。

    他記得有一天他老爸拿著幾張卡片問他:“這是什么字?”

    卡偏上有三個小,“這是!

    “這個呢?”

    不凡看著這三個牛:“這是!

    不凡爸又拿出一張“”字:“這個呢?”

    不凡隨身抽出一把十米長的西瓜刀:“這是萬改!”

    其實不凡爸也不認識這幾個字,就隨他胡說吧,看看手里有張牌寫著“雞”,心中暗喜終于有個自己認識的了,問不凡:“這個呢?”

    不凡不屑一顧,這么簡單也來考我?收起那十米長的西瓜刀,隨口一句:“這是雞!

    不凡爸聞言大怒,看他收起了西瓜刀,終于放下心來,抬手就是一巴掌:“不學無術的敗家玩意兒,虧我花那么多錢讓你讀書,就學成這個樣子了?你知道我們開個小琴行掙錢多難嗎!你個敗家子兒!氣死我了!”

    不凡捂著紅腫的像顆火龍果一樣的小臉兒,仔仔細細的看了一遍,委屈的說:“這不就是個雞嗎?”

    不凡爸又是一巴掌,把火龍果扇成了大西瓜,這讓人不禁懷疑,早些年那些報紙里的大豐收就是這巴掌扇出來的吧,對著農戶一人一巴掌又是一個豐收的好年。骸澳氵敢頂嘴?讀了這么多書說話這么粗魯!這是雞嗎?這要念小姐!”

    不凡收回思緒,看著眼前心不在焉的秦摩熊,也覺得無聊,于是隨手把美工刀往秦摩熊鼻子里一插,轉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了。

    這一天就要這么平淡無奇的過去了嗎,寧不凡有些失望。

    壞人不作惡老子怎么當英雄!

    可惜這個世界幸運兒并不多,總是充滿了無可奈何,秦摩熊桌子上那塊“朕有心事”一下午都沒收起來,他甚至都沒離開過自己的位置,讓本來計劃趁著他去上廁所嘲笑他小火鳥的寧不凡感到無比失望。

    “給你機會你不爭氣!”不凡恨鐵不成鋼的想。

    于是這天就這樣安安穩穩的過去了,不凡垂頭喪氣的收起自己的書包,三步兩回頭,依依不舍的告別了自己深愛的校園。

    走到老爸開的琴行,看著鏡子反射出的倒影,那個瘦小的模樣,徒然一種詭異的情緒向心底蔓延。

    他每次看見這架鋼琴,都會想起一個人。

    他不知道那是誰,只是隱隱約約間,覺得那會是個漂亮的女孩子。

    那模糊不清的記憶里,他好像每天都會和她說上幾句話。

    可是最清晰的回憶里,卻從來沒有她。

    那似乎是寧不凡的幻想;孟胫,她的出現。

    此時,他應該用雙手做枕頭,托著頭來到她身邊,對著那個女孩說:“又來了?”

    然后偷偷看著她的側臉,心里說上一句:“真特么好看啊!

    那個女孩比不凡高出一個頭,每次看見不凡過來,就會笑嘻嘻的對他說:“怎么回來的這么晚?我以為你又挨了打回不來了!

    “想什么呢,只有爸爸揍兒子,哪個兒子敢揍爹?”不凡一擰鼻子,言語間把世人都比作了自己的兒子,“我高三,放學當然比你晚啦!

    女孩嘻嘻笑笑,眼神又飄向店里那臺牙白的雅馬哈鋼琴。

    不凡似乎對這樣的眼神早就習慣了,竹竿一樣的小細胳膊往里一揮:“走吧,別傻站著了,跟大哥學鋼琴去啦!

    琴店后面有個房間既是廚房又是臥室,不凡媽正在里面精心準備著不凡的營養晚餐。雖然最后營養都被不凡媽吸收了……

    琴店沒有收銀臺,不凡爸一直認為音樂是藝術,不能有那么多銅臭味。他坐在一架大提琴前面研究自己創作的樂譜,不時抬頭看看遠處鋼琴前忘我的兩個孩子,心里莫名有一絲溫馨。

    這樣的場景,似乎是記憶,又似乎是夢境。模模糊糊感受不清,卻又似曾相識。

    寧不凡回過伸時,才發現眼前站著一個高大的男人。

    他叫魏宏業,寧不凡聽說過,淮南來的轉校生。

    “她真的好漂亮,不是嗎?”魏宏業突然開口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捕鱼王ll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