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奇書網新筆趣閣>書庫>言情女生>闌界> 第十章 極刃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第十章 極刃

    幽靜的竹林里坐落著一處神廟。無法辨認面容、大大小小的石頭神像散落在廟宇間的空地上。正中的大殿外,月色透過竹葉灑下稀疏的殘影。斑駁的光影中,一位婆婆跪坐在殿外的竹席上,看護著身旁的炭爐,正在煮茶。陶制的茶壺裝著的水漸漸沸騰起來。

    婆婆嘆了口氣,睜開了眼,抬起了頭:“怎么了,要喝杯茶嗎?”

    竹林的暗處走出一位手持短劍,全身濕透的年輕男子。

    “溫雅婆婆……”,年輕男子面無表情地走上前。

    “嗯……余弦。堂堂第五天魔今天怎么如此狼狽?”溫雅婆婆笑道,“算了,坐吧!

    余弦第五天魔,緩緩端坐下來,朝溫雅婆婆微微行禮,淡淡地說道:“遇到了點麻煩!

    “還不是你一直在自找麻煩”,溫雅婆婆掃了一眼余弦,“看你全身骨頭斷了不少嘛。你又去追天踽(ju,3聲,獨行)了?”

    “嗯。婆婆,給我茶!庇嘞移届o地說道,回憶著不久前在大海上發生的事情。

    依然是熟悉的身影,身后別著長得夸張的細劍,肆無忌憚地行走于天際。余弦站在出奇平靜的海面上,朝天注視著一身著紅白相染大氅(chang,3聲,漢服的傳統服裝之一)的女子。那正是天踽四象劍祈。

    “哦?您還真是死纏爛打呀。第五天魔閣下~”祈似乎注意到了他,優雅地從天降臨,腳尖觸碰到海面的一瞬間,一圈漣漪漫出。她的身體便由這腳尖支撐在水面上。

    余弦漫不經心地望著祈:“你把那些女人都怎么了?送給御神木還是給你的主子邀功?”

    “啊啦,上次人被你搶去的事,吾還沒找天魔閣下算賬呢!逼砝湫Φ,“怎么,您今天也要來壞吾的事?”

    “邪道……”余弦冷冷地說道,便要拔劍。

    “呵呵。隨便閣下怎么說。畢竟閣下一行才是為常世之人所畏懼嫌惡的天魔呀!嗯~吾自認不是第五天魔閣下的對手啦~所以您今天的對手不是吾。您最好看看自己的頭上哦!”祈轉過身背對著余弦,指了指天空。

    余弦的眼睛瞟到海面上的倒影,瞳孔急劇放大,身體飛快的向后跳去。一個粉色的身影重重砸在他剛剛所站之處,炸開了巨大的水花。接著是什么東西撕裂空氣從天而降的聲音,向下的強風將海面炸開的水花吹散成霧。

    余弦的身體還在本能的一躍中。他不敢相信,剛剛的人影速度已經超過了聲音!如果不是看到倒影而像往常一樣靠聽覺觸覺感應的話,他此刻可能已經渾然不知地被擊成碎片了。透過水霧,余弦看到一粉衣少女右手撐著紙傘已站定在海面上,身著的黑紅長袍背后印著大大的肆字,如旗幟般飄動著。

    “真不虧是第五天魔閣下,居然能躲過吾愛徒龍吟的一擊!”祈軟軟地鼓了鼓掌。

    余弦仔細端詳著眼前的龍吟。這位少女目光呆滯,如木偶般面無表情地看著自己。余弦心中一陣無法遏制的怒意。這跟第八天魔制作傀儡相似的手法令他作嘔。

    “這女人想必也是你們的杰作吧?”余弦憤憤對祈說道,“你和你的主子真是喜歡肆意踐踏人命!”

    “龍吟可是天才哦。當然了,穿上朱雀傾力制作的四象長老長袍,得御神木的加護,她的實力是更上一層樓了。身居極端的那位可是對她寄予前所未有的厚望。閣下,您在她面前能撐多久?吾很想知道!逼磔p蔑地嘲弄著自己。

    余弦從龍吟身上感受到的是令人望而卻步的威壓?墒撬睦镎诳紤]的是如何將這位少女從控制中解放出來。伺機將少女擊暈嗎?還是強行制服?不,也許就此告一段落,撤退?

    就在余弦費力思考之時,面前的龍吟開始行動了。她微微下蹲,左手逆手抓住了傘柄,右手將傘向前一遮,擋住了自己的身體。

    一切發生在一瞬之間。時間仿佛停止了一般。

    余弦當機立斷,拔出了短劍。他早已看穿傘正在下落,龍吟不在傘后。但是在哪里?身后嗎?他不顧一切地回首一擊,與龍吟的劍碰撞在一起。龍吟手里握著一把簡單的切刃。原木色的刀柄并未雕琢裹條,刀身無比堅韌,而那刀刃則是樸素純粹的鋒利。余弦一眼看出這刀柄便是剛剛龍吟手握的傘柄。

    “傘中劍嗎?不管怎樣,這把刀是非斷不可”,余弦排除心中的雜念,瞄準著龍吟所使刀身處,微微用力。龍吟手握的刀清脆的一聲便斷為兩截。余弦略微放下心來,但怎料背后一陣撞擊。骨頭斷裂的聲音和劇痛從他背后傳來。

    “傘?”原來剛剛他神經過于緊繃,雖判斷出了龍吟的走位并轉身還擊,卻忘了觀察龍吟看似用來遮掩行跡的傘。龍吟并沒有“放下”而是在向前“擲出”那傘之后才以更快的速度瞬身到自己背后的。而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余弦只顧著應對神速的龍吟本人,反倒被自己無比出色的反射神經所欺騙了。

    然而來不及多想,余弦的身體已經被撞的向前傾斜。他只見龍吟接住自己背后彈起到頭頂的紙傘,從傘面的支架中又抽出一把類似的切刃,順勢劈斬下來。

    “傘的支架全是刀嗎?”余弦忍住劇痛,順著前傾之勢,扭轉身體,仰面朝上,再次斬斷了龍吟新抽出的刀。自己則借著反作用力匿入海中。

    余弦一蹬腿,從龍吟身下的海水中穿過,在她背后躍出水面!凹热,整把傘都是武器,那就全斬了”,余弦并不想傷到龍吟。他快速地朝龍吟所持的傘揮動短劍。

    “什么?”他只見龍吟赤手空拳地雙手握住了傘被砍的一角。余弦驚訝了,這少女難道識破了自己斬斷空間的能力?龍吟雙手合十,掌擊的氣浪將自己直接震飛。

    “此等狂氣與蠻力,論力量恐怕不弱于第一天魔”,余弦使出全身的力氣勉強在海面上停下震飛的身體,“不知道那位天踽有沒有看見,眼前這位叫龍吟的少女竟然看到了我斬開空間的縫隙,憑雙手之力,蠻橫地把我扭曲的空間給擰了回去。這傘我只斬了一條縫!

    余弦只見龍吟面無表情地看了看傘上的缺角,又拔出一柄切刃,一手持刀,一手持傘,踏出一片海浪掩住他的視線便突刺而來。他覺得兩人的實力高下立判,無需再考慮龍吟的生命安危,只怕再拖下去,等一旁觀望的天踽動手,自己可能命喪于此。

    龍吟超越聲音的突刺已經近在咫尺。余弦只有一斬的時間。如果用來斬開空間,貿然打開回去的門,恐怕從出口出來的就是他被刺穿的死尸了吧。他立刻于身前斬出一道門,并將空間跳躍的出口反向平行疊放。

    龍吟的突刺穿過海浪徑直刺進了門里。她仿佛意識到了這道門后疊放的出口。她的刀尖在進入門的一瞬間便由出口而出,指著她自己的臉戳來。龍吟果斷地用另一只手從傘里抽出第四把切刃斬向自己突刺的刃尖。

    一截斷刃劃出一道弧線,落入海中。龍吟停滯在兩道逐漸關閉的空間口子前。在她面前原先余弦所站的地方,只剩下一陣光影扭動。余弦已不見蹤影。

    “對手很棘手嗎?”溫雅婆婆將泡好的茶端給余弦。

    “嗯……不過在我所有的對手中,她只能排的上第二!庇嘞覍⒉枰伙嫸M。茶剛下肚,他全身的筋骨似是長好了一般發出噶嗒噶嗒的聲音。余弦扭了扭脖子,長呼了一口氣,起身便要走。

    “那么你第一棘手的對手是誰呢?”溫雅婆婆笑嘻嘻地問道。

    “四。那個叫第四特異點的存在。多謝了,溫雅婆婆,告辭!

    “無需多禮。這是我作為第十二天魔的本分!”

    “那么這位少年就是你挑選了繼承極刃的嗎?”祈仔細地打量著影,“哼,最終還是選了一位生命力旺盛的鬼族。也算是不錯的選擇!

    “如果剛剛他拒絕的話,你恐怕會下殺手的吧?”木公不依不饒地說道。

    影聽得背后一陣涼意。難怪剛剛木公看上去非常緊張。跟隨木公來取武器都是這位天踽安排的?峙率沁@天踽得知了自己鬼族的身份和能力,為了封印這把武器,才強行讓木公逼迫自己收下的吧。

    “怎么會?”祈冷冷地笑了笑,“你也算完成了流放的使命,給極刃找了個新持劍者。此物既不能裸置于中洲傷人性命,又不能落于敵手,總需要一個持劍人壓制著。而普通的持劍者根本不中用。做的好啊,木公。不然,你恐怕要守著這把危險的兵刃在這刈洲劍冢(zhong,3聲,墳地)孤獨終老了!

    說罷,祈看了看影:“不過他這樣的姿態入駐四象恐有不便!

    “我的徒兒們要不要跟著去中洲由他們自己決定”,木公沒好氣地說。

    “那可真是不巧了;蛘呶嵋部梢赃@樣,F在就把這個外道影和你的另兩個徒弟給斬了。極刃重新交由你保管。你就在這刈洲待到死如何?”祈威脅地說道。

    影察覺到木公有所動搖,恐怕有難言之隱,便毅然決然地對祈說道:“這把劍我會好好收著。我也會一直跟著老師的!

    “真是木公的好徒兒!那這些東西就送給你了。御神木樹芯所制的簽子,只要稍稍置于口中,便可隱藏你鬼族的樣貌”,祈扔過來一袋東西,“好好為四象效力吧,半鬼少年~”

    影接住袋子,打開,見里面果然是一堆木頭簽子。他抽出一根,叼在嘴里。一股馨人的芳香在自己口中擴散開來。影發覺自己的視線變差了,微紅的世界也恢復了原來黯淡的光景。他摸了摸頭頂,捋下來一片白色的發絲。

    “那吾就告辭了!走吧,龍吟~”祈摸了摸龍吟的腦袋。

    “嗯……”龍吟發呆地說道。

    兩人一躍而起,沒入頭頂的植被。兩聲音爆之后便悄無聲寂了。

    “對不起,影!”木公跪到在影的面前,“我的能力不足,不能維護你!

    “沒事兒的,木公!”

    “你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嗎?從現在起,你就是四象的附庸,青龍結社的附庸,我的附庸了。跟著我去中洲,名義上是成為結社成員,實則是利用你封印極刃,當刀鞘使。如果長老、天踽或者身居極端的那位心血來潮想要對你做什么……”

    “木公。你不必內疚。我們回去吧!庇俺銎娴乩潇o。

    木公看影目光堅定,便也不能再說什么。

    “喂,少年~”玖伊的聲音再次出現在影的腦海里,“這可真是走錯一著棋了呢!

    “我也沒有辦法。從剛剛起,我就沒有選擇的余地。不服從就會被清除”,影朝茅屋走著。

    “哦呀哦呀,被玖伊我憑依附體,被師姐挑逗刺殺,被老師和怪女人坑了一通,又撿了把危險的兵刃,現在又要被軟禁到中洲去。少年今日過得可真是豐富多彩呀!”玖伊擺了擺手,指尖捏著一片黑楔,又指了指頭上用作發簪的三枚,“這么會兒功夫,我已經能掌控你的第四塊楔子了哦!真是讓人操心呢。等我能掌握你所有楔子的時候,少年你可能就沒有憑依的價值了哦!怎么樣?擔心嗎?嘻嘻~”

    “不必擔心。競爭關系嘛”,影豎起指尖,上面飄著一枚黑楔,“可能是叼著御神木簽子的原因吧,鬼力受到了壓制。但是這黑楔我還是能勉強操作一枚的!

    “哼!你就等著吧!等玖伊我成為了完全的特異點,你一定會崇拜地沖我跪拜的。到時候,玖伊姐姐帶我去外面的世界吧,這樣祈求我的時候,我可是會根據你從現在起對待我的態度來決定的!本烈了坪跸萑肓税V狂的妄想中。

    兩人在腦海里有說有笑,似乎都不再寂寞。

    “玖伊~你之前說過我們只差質量了吧?”影低低地問道。

    “嗯吶,我的信息即是第九特異點的信息,也是你的信息。雖然影是需要學習這些信息的啦。但是確實,先決條件只剩質量了!

    “那你覺得方才那位龍吟,還有天踽。她們的素質夠嗎?”

    “少年!你想得很棒啊~我再想想,四象、天踽,好像他們之上還有一個……嗯……曼冬姐說過叫什么極端之王的。這名字起這么爛,一聽就是抄的終端的王嘛!哦?既然那個家伙知道闌界之外的事情,說明也是個有素質的角色。搞不好……”

    “曼冬姐?”影疑惑地問道。

    “?!曼冬姐!”玖伊在影的腦子里咆哮起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捕鱼王ll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