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奇書網新筆趣閣>書庫>都市青春>人間不值得但你很值得> 第二百零二章 半信半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第二百零二章 半信半疑

    他們兩個離開了醫院之后就去到了陸銳所住的醫院,興許是陸溪寧也有事情,所以并沒有在病房里面守著。

    陸銳醒了之后也只是淺眠,聽到有開門的動靜之后,他張開了眼睛,就看到了唐曉峰帶著白沉沉進來。

    他本想要起來,然而卻是身體乏力動不了,他想說話,臉上的氧氣罩他也拿不下來。

    唐曉峰沒有多耽擱,而是讓白沉沉直接上手,然后他對陸銳說道:“你放心,這是我在國外生活這些年遇到的一位朋友,名字叫白沉沉,他的醫術挺不錯的,說不定你的病他能治好!

    陸銳聽到之后,眼神打量著眼前的白沉沉,心中滿是不相信,看著這么一個乳臭未干的小子,怎么可能會知道怎么治自己,而且就他這一身裝扮,也不走尋常路,讓人看著就不對味道。

    自己老朋友在醫學方面研究深有造詣,對自己的病這么多年了都沒有辦法,他一個看著就像剛斷奶的小子,怎么可能治得好自己,可能根本就不會治,但是他看到是唐曉峰帶來的人,他也就沒有說什么,而是乖乖的配合著白沉沉,讓他隨意在自己身上搗鼓。

    白沉沉一臉自信的對陸銳進行了一番望聞問切之后,道:“這種情況小問題,只不過是因為時間拖得久,久病成疾,所以這調理起來可能也需要久些,雖然不能百分百治好,但是好個七八成是沒有什么大問題的!

    陸銳聽到白沉沉這樣夸下?,心底對白沉沉的輕蔑之意更加的厚重了:呵,不知天高地厚,要是我那么容易能治好的話,我還會躺在這里嗎。

    唐曉峰倒也不客氣的說道:“既然輕而易舉,那接下來就有勞你了!

    白沉沉臉上的笑帶著幾分自負,接著他從中取出了一包東西,在桌子上攤開來,唐曉峰看過去,發現一排全是銀針。

    陸銳原本還以為是兩個小孩子的打鬧,就抱著看戲的態度看著他們兩個,沒想到看到了白沉沉拿出了銀針來,陸銳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白沉沉,然后又看上了唐曉峰,再看一下,把陳晨手中的銀針,他開始陷入了抗拒,不安分的扭動著身體,然后艱難的取下氧氣罩。

    “你們兩個這是要干嘛?這是醫院別胡鬧!”陸銳說這句話的時候氣息微弱,而且也表現出了一定的恐懼,吞了吞口水,接著微微喘著粗氣。

    唐曉峰看見了,上前安撫住了陸銳說到:“你要想病能夠快點治好,就乖乖的配合,你放心,我不會害你!”

    雖然唐曉峰這么說了,但是陸銳還是不敢相信,他道:“你們這是胡鬧,你放開我!”

    白沉沉看著陸銳不配合的模樣,然后他嚇唬陸銳說到:“哎,老大叔你可別亂動,待會我這個針要是扎偏了,你可就涼涼了!

    唐曉峰看著白沉沉道:“你就別嚇唬他了!”

    白沉沉聳聳肩,然后又對陸銳說道:“老大叔,我這不遠萬里的從國外趕來為你治病,可全部都是看在你兒子的面上,要不然我可不管你死活,還有我說你這病不治的話,你覺得你還能撐多久,要想多活些年,你就乖乖的聽話配合我的醫治,你可以放心,我雖然年輕,但是救人無數,像你這種疑難雜癥,我治得多了!

    然而陸銳當然不可能簡簡單單的,僅憑他一面之詞就相信他,陸銳繼續反抗說道:“你們這就是在胡鬧!”

    白沉沉笑了笑,道:“曉峰,摁住你父親,既然不配合我就直接上手!”

    唐曉峰點了點頭,然后給陸銳把氧氣罩給帶了回去,接著緊緊的摁住了陸銳,陸銳本來現在身體就虛,以根本沒有多大的力氣反抗,而他又不能大聲的喊叫,因為眼前的是他兒子,要是自己喊了人來,被誤會的話,別人不知道,就以為是自己的兒子在謀殺自己了,然后陸銳只能用萬分不解的眼神看著唐曉峰,仿佛在質問唐曉峰為什么要這么做,而唐曉峰則看著白沉沉的一舉一動。

    白沉沉右手指尖在那兩排細細的銀針上面游走,接著他抽出來一針,瞇上眼睛看了看之后,就去將陸銳的衣服給扒開了,另一只手在陸瑞胸口上滑了一下,比量了點距離,然后在他胸口的一個位置上扎了一針。

    銀針隨著白沉沉的手的搓動,漸漸的沒入陸銳的皮膚。

    陸銳感受著自己胸前傳來的那一陣刺痛,他面帶痛苦的閉上了眼睛,在幻想著自己接下來的遭遇會是如何。

    白沉沉又連續在陸銳的胸前插了幾針,陸銳也選擇了放棄掙扎,這下是真正的任由他們擺布了,同時他也在祈禱著,希望陸溪寧趕緊回來,或者有醫生和護士來查房,能夠制止他們兩個人的行動,然而老天爺似乎特別配合,陸銳所期待的人,一個都沒有來。

    唐曉峰也感覺到了陸銳的變化,所以原本緊緊按住陸銳肩膀的手,給一點一點的收回了力度,最后只是輕輕的放在上面。

    白沉沉施針插完了所有他需要插的位置之后,他就靜靜的看著這一切,然后說到:“就這樣子,一刻鐘之后,我們再把針取下來!闭f完他看了看房間里面,然后又看了看窗外,四處打量。

    唐曉峰也收回了自己的手,看見雙眸緊閉的陸銳,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睡著了,然后唐曉峰就叫了一聲:“爸?”

    陸銳聽到唐曉峰叫自己爸的時候,心頭還是有一陣悸動,他才想起來,前面好像唐曉峰也叫了自己一聲爸,只是自己當時的情緒有幾分激動,所以沒注意到。

    陸銳緩緩睜開了眼睛,看了看胸前的那一批銀針,又看看眼前這兩個人,發現自己身上這么多針,居然沒有發生事情,然后又陷入了半信半疑的狀態。

    他開口問道:“這樣子,真的可以救我嗎?”然而他忘了把氧氣罩給解下來,所以唐曉峰根本沒有聽到他說什么。

    唐曉峰看到陸銳還醒著,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氣,他也沒管陸銳說了什么,現在他只是靜靜的等著,期待能出一個好的結果。

    而陸銳又把眼睛給閉了起來,然后感受著身上的變化,然后陸銳驚奇的發現,一直糾纏著自己的頭疼,似乎被緩解了一點點,雖然很細微,但是他也感覺到了變化,而且呼吸似乎也比以前順暢了些,以前呼吸即使有氧氣罩一直供應著氧氣,似乎都十分的困難,胸口很悶,之前胸口那種沉悶感,使得他一直都隱隱想要做吐,如今那種想要吐的感覺也漸漸消失了,這種舒服的感覺,他已經好久沒有體驗到過了,似乎他以前吃藥抑制病情的時候,都沒能這么舒服過。

    三人沒有注意的是,旁邊的儀器顯示出來的數據,也一點一點的偏好了。

    陸銳此時內心感到很是驚奇,此刻他對眼前的白沉沉也刮目相看,年紀輕輕居然就有如此造詣,他問到唐曉峰:“曉峰,你朋友是哪個學校學醫畢業的?”

    白沉沉傲氣凌神的說道:“就那些學校,那能教得起我,我可是自小家中學的,莊院中各種醫學古籍無所不有!

    陸銳聽到白沉沉這樣的吹噓,心里泛起幾分反感,皺了皺眉頭,暗暗道:這孩子怎么這么不實際呢?

    唐曉峰道:“沉沉他的情況比較特殊,所以你不要介意,但是他說的也確實是實話,他沒有去過學校什么的,一切都是家中自學!

    白沉沉一臉自得其樂的模樣,然后他說道:“這時間應該差不多了,現在把針取下來吧!

    說完他就走到了床邊,三下五除二的將陸銳身上的銀針所全部都取了下來,接著將銀針收了起來,又給陸銳把了把脈:“還不錯,氣血順通多了,沒有之前這么堵塞了,身體上的其他情況應該也有所好轉吧,老大叔?”

    陸銳對于自己此刻所真實感受到的,不予否認,他點了點頭,他試著抬起自己的手,也感覺到自己身上的力氣有所恢復,整體上的狀態似乎都比之前好了許多。

    他取下了氧氣罩,拼命的汲取著房間里面另一種空氣給他的感覺,他感到了一絲滿足感。

    陸銳道:“我現在感覺已經好多了,仿佛整個人都回到了一年前的那種狀態,沒有這么虛了,這不會是我的回光返照吧?”

    陸銳開心的同時,也提出了自己的疑惑,畢竟這一切對于他來說太不可思議了,也就被銀針扎了這么十幾分鐘,如今自己卻恢復的這么好,就使得他不得不擔心,是不是真的是回光返照,畢竟他也聽說了挺多關于回光返照的形容,聽說一個人不行了,總會有那么一小段時間的回光返照,而在那一段時間里面,就感覺自己回到了年輕的時候,精力充沛,一切都非常有精神。

    陸銳這么一說,唐曉峰也只得看向白沉沉,等著白沉沉做出解答。

    白沉沉驕傲的說道:“當然不是什么回光返照,這是我醫術了得,十幾年的醫學可不是白學的,雖然比起我家里面的幾個老頑童差了這么一丟丟!

    陸銳聽到白沉沉這么說,突然也是來了興趣,陸銳開口問道:“聽你這么說,莫非你家是什么隱世大家族?而且還是不得了的醫學圣手?”在陸銳的認知中,似乎姓白這個姓比較少見,所以說除了那些隱世傳下來的大家族,應該也難得培育出來這么優秀的少年郎吧。

    白沉沉表現出一絲得意,雙手一背,昂起頭道:“嘿嘿嘿,差不多吧,不過我家里面的他們都非常的低調,從來不讓我說出去的,我看你是曉峰的父親,我才告訴的你,你可別傳出去,不然到時候我可就不治了!

    唐曉峰也說到:“爸,有些事情就少問一些吧,別讓沉沉為難,這次他也是好不容易才出來的!

    唐曉峰這么一說,陸銳活了這么一大把年紀的人了,自然也識的數,也就不再多問了,但是他還是好奇,同時他也在想要不要將白沉沉介紹給林川認識。

    陸銳想到這里之后也好奇,怎么這么久了,還沒有其他人進來?看見窗外的天色,現在也不早了,按理說也該有人來查看一番了,而且陸溪寧也出去這么久了,還沒有回來,陸銳已經感受到了自己身體上的變化,而且此時呼吸也順暢,所以氧氣罩他就沒有再帶回去,還有就是此刻的陸銳心態格外的好,雖然他沒有表現出來,但是他想到自己被病魔折磨了這么多年,如今終于真的可以擺脫了,他的心中就是抑制不住的愉悅開心。

    現場陷入了一絲的沉靜,所以氛圍顯得有點尷尬,突然間三個人都不知道該說什么,陸銳看了看張曉峰,又看了看白沉沉,唐曉峰看到陸銳欲言又止的模樣,開口說道:“你實在有什么想說的就說吧,如果可以的話,我們也可以告訴你!

    陸銳動了動身,想要坐起來,唐曉峰見狀上前扶他一把,白沉沉道:“你爸現在的狀況還是屬于比較虛的那種的,他要是坐一小會的話沒有問題,可別讓他坐太久!

    唐曉峰聽到之后點了點頭,然后為陸銳將枕頭支了起來。

    陸銳坐好了之后,一把抓住了唐曉峰的手,陸銳手上傳出來的涼意,透過唐曉峰的皮膚,傳到他的心頭,唐曉峰沒有掙脫開他的手,而是選擇感受著陸銳的體溫,陸銳看到唐曉峰也沒有選擇掙脫,知道唐曉峰終于沒以前那般排斥他了,他開口問道:“曉峰,你這是愿意選擇原諒我了嗎?愿意徹底回到陸家嗎?”

    唐曉峰早預料到陸銳會有這么問的一天,所以此刻的他顯得很平靜,他將腦海中早已經組織好的語言說了出來:“其實我早就不恨你了,但是我也不打算改姓,不管怎樣,我就是唐曉峰!

    陸銳聽到了唐曉峰的這個回復,心里頭不免劃過一絲失落感,有一些東西缺了,注定它就是一個缺口,無法再彌補回來,也沒有辦法恢復到十全十美,于是他苦笑了一下,但是陸銳值得開心的就是,唐曉峰說原諒他了,雖然不是徹底的原諒,可是他也該知足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捕鱼王ll下载